新闻资讯

咨询热线

专 / 业 / 专 / 注 / 用 / 心 / 服 / 务 / 30 / 余 / 载

走近文化传承人|古老二胡翻新声

来源:本网 作者:伽马 发表时间:2024-06-06 10:48:27

阅读87

走近文化传承人|古老二胡翻新声


来源:文汇报


9f2f070828381f30789c80349b8753066f06f03e.webp.png

曹荣(左)研制低音拉弦乐器。


走进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乐一厂”)工作车间,耳边传来机器轰鸣声,原材料被锯磨成或圆或方等特定形状,进行基础工序的“粗加工”。车间楼上,是80后拉弦乐器制作技师曹荣的“上海市工匠创新工作室”。党员示范岗工位上摆满二胡的各部件及半成品,穿着蓝色工作服的他,正拿着卡尺向徒弟们手把手讲解制作要点。


“现在市面上民族拉弦乐器的品种有很多,以二泉琴和长城琴为例,它们的琴筒尺寸与二胡相比只有细微差别,但二泉琴低沉浓厚的声音就更能体现阿炳代表作《二泉映月》的悲凉;长城琴就更适合闵惠芬大师首演的《长城随想》……”从琴筒尺寸与音色的关系说起,曹荣告诉记者,乐器制作集声学品质和工艺品质于一体,要做到“声形兼优”大有学问。


勤于钻研,打造“声形兼优”的顶级二胡


百年红木,千年紫檀。在曹荣的工位上,摆放着不同材质的二胡部件,市面上通行的二胡大多为老红木制作。因为含水率较低,老红木制成的琴筒具有更好的稳定性和共鸣性,音质干净、醇美、清亮,很适合当代二胡曲目。“虽然老红木制作的二胡声音好听,但每块老红木本身的木质松紧程度有所不同,搭配不好也难以达到好的效果。”曹荣说,对于松紧程度不同的木料,需要适当调整木料厚度。木质偏松的琴筒出来的声音会比较软,增加板块的厚度就会增加它的紧实度,从而使声音更加集中;相反,木质紧的要制作得偏薄些,有利于琴筒的震动。不管是琴筒内部还是外部,干净平整,没有丝毫的锉刀痕迹,必须认真把控每个细节,以求声音效果达到最佳。


蟒皮的质量非常重要,而琴筒和蟒皮的搭配更为关键。“就如同为一匹马配上合适的马鞍,骑手就能操纵自如。针对不同水平和地区的用户,需要为他们定制不同的琴。”曹荣做出的每批琴都有记录,在长期实践中不断积累经验,牢记每一次搭配效果。

之前,民乐一厂制作的琴曾被新加坡、中国香港等气候较为炎热潮湿地区的乐团采购。“我研究使用含羊毛成分的呢面料替代海绵隔音棉,通过这一改动,二胡可在不同地区天气影响下,将其音色保持在稳定状态中。”曹荣的此项改良获得了专家的认可,现在“敦煌牌”专业演奏级二胡均使用此种制音垫。

“声形兼优。”多位音乐学院老师对曹荣制作的专业二胡给予高度评价的背后,是这位上海工匠对制琴事业的精益求精。“木雕大师雕出来的图案栩栩如生、活泼灵动,从不止步于雕刻得像。我们制作乐器也是如此,要像做工艺品一样去雕琢乐器,尽善尽美。”

为了能更全面地辨别二胡音质的好坏,曹荣20岁出头下决心去学琴,“参加二胡考级时身边都是小朋友。”他笑着回忆,能随手拉出《良宵》等曲目后,鉴别音色音质的主动权也一点一点掌握在了自己手里。他爱二胡和民乐,尤其欣赏二胡演奏大师闵惠芬的演奏。“闵老师患癌以后,依然为中国二胡事业顽强拼搏,用一生投入到民族音乐文化的传承与发展中,这份敬业之心,让我深深感动。”


师徒联手,创新研发新型低音拉弦乐器


始于唐朝的二胡,和不少古老民族乐器一样至今已有超过上千年的历史。而上海民族乐器制作技艺于2011年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作为该技艺的保护和传承单位,民乐一厂积极开展企业办学、技术培训、收徒授艺、制作比赛等活动,不仅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人才,亦将民族乐器制作技艺与文化创意进行紧密结合,让古老乐器在时代发展中不断焕新。


1997年进入民乐一厂的曹荣,从师父龚耀宗身上学到扎实的二胡制作技艺。2019年起,曹荣与龚耀宗联手带领团队研制新型低音拉弦乐器,创新采用内置式双面板振发声模式,在2022年3月获中低音弦乐器实用新型专利证书。“既能满足新材料、新工艺的迭代要求,又能展现民族拉弦乐器的传统韵味和优秀文化,这是我们的使命。”起初研发新型低音拉弦乐器时,琴弦只能拉出钢丝般的声音,现在其声学品质经过调整已得到专家认可。有着27年制作经验的曹荣还在不断探索,如今他也鼓励更多后辈要守正创新,勇于超越,成为制作民族乐器的能工巧匠。


随着曹荣制作技艺的日趋成熟,企业的一些二胡新品试制任务压在了他的肩上。这些项目时间紧、标准高,很少有现成的制作程序和经验可循。曹荣勇于承担重任,在他的努力下,如亚克力透明二胡、盘扣款式二胡、限量版雀之恋珐琅二胡、蝶舞飞扬二胡、联名款东西物语二胡等均完美地呈现在大众面前。


民族乐器如何在传承中进一步发展,这些年曹荣和师父龚耀宗一直放在心上。其实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民乐一厂就在研究低音拉弦乐器。“因为中国民族乐器中低音拉弦乐器非常稀少,民族管弦乐团都是靠西洋的大提琴来承担低音声部的演奏,我们想研发一款在音色上具有民族特色、在功能上满足演奏需求的乐器。”从2019年起,与二胡相伴近半个世纪的龚耀宗,携手徒弟曹荣带领的团队研发制作一种新型低音拉弦乐器。


从正面看,用白木制成的琴身是平平无奇的长方体结构,侧面造型则像边缘轮廓更平直的吉他。这款外形独特的低音弦乐器,创新性使用内置式双面板振发声方式,其浑厚、扎实的音色也获得专业二胡演奏家的认可。因为既有别于常规的民族拉弦乐器膜振发声,也不同于西洋拉弦乐器板振发声模式,这款琴有了一个独特的名字——“融琴”。


“我们在研发过程中,借鉴了西洋乐器大提琴和民族低音拉弦乐器革胡的制作方式,但是从这款琴的造型到发声方式,都是团队守正创新的成果。”曹荣说,大提琴的制作研发已有几百年历史,相对成熟。“但既然要创新就不能完全模仿别人,而是要设计出自己的东西。”团队对双面板振发声方式进行一次次尝试与调整,请专业演奏家对乐器的高音、低音与共鸣进行鉴定。今年,这款新型低音拉弦乐器的体量变得更加轻,琴轴也有所改动,便于演奏者使用。


“低音民族拉弦乐器一直以来都是民族乐器制作师们努力攻克和研发的方向。无论成功与否,我都想尽力给后辈多积累一些制琴经验。在没有成功前,不能说大话。”曹荣诚恳地说。


近年来,民乐一厂组织传承队伍与上海交通大学力学实验室、上海艺术研究所、中央民族乐团等机构合作,对民族乐器制作技艺进行持续有效的创新性探索,在低音拉弦乐器、多声弦制筝、低音古筝、短筝、仿古乐器等领域的研究上取得可喜成果。企业为中央民族乐团量身定制的“反弹飞天”琵琶惊艳亮相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2年元宵晚会,助力创意民乐节目《齐天乐》精彩上演。


>>> 记者手记


手艺与匠心


一把二胡的制作,有100多道工序。随着现代科技发展,部分粗加工工序可以被机器代替,以节约时间成本。作为厂里的第四代拉弦乐器制作师,曹荣见证了多代前辈纯手工制作的高超技艺,而这些代代相承的技艺中,蕴藏着民族乐器传承与发展的精髓。


采访中,曹荣反复提到“磨炼”二字。在他还是学徒的时代,厂里已经有了机器打磨的技术,但师傅依然要求自己动手——为了磨炼学徒的技艺与耐性,更是为了古法工艺能传承下去。他说:“如果一块木板扔进机器里就能变成琴筒,那匠心何在?”


宁可多花一点时间,静下心来把手上的活儿干好,曹荣目标很明确——要比师父做得更好。也正因为有着扎实的手工技艺,工匠挥洒创新的智慧才能更得心应手。


从老师傅身上学到的,曹荣正在传授给后辈——技能、专注力和悟性,是手艺更是匠心。在民乐一厂,“曹荣”不是一个人。年轻的传承者们从真正的热爱出发,在手艺和文化上勤学习、肯钻研,努力不断超越自己甚至超越前辈。古老民乐正在发出令人惊喜的新声。


作者:姜方


文:本报记者 姜方图:民乐一厂供图编辑:施薇责任编辑:邢晓芳


转载此文请注明出处。


走近文化传承人|古老二胡翻新声


 
998
活动礼包
998
免费领取活动礼包
热线电话
关闭
在线留言
您的姓名:
您的电话:
购买意向: